联系电话
18947729290 13513281198

现代雕塑的色彩

发表时间:2019-06-14 13:06
    一、自然的色彩
    西方传统雕塑多用细腻、洁白的大理石:非洲多用木料雕刻,无论是《维纳斯女神》,或是《大卫》《挣扎的奴隶》,或者还是非洲大量的木雕面具,都显示着材料的质地美和色彩美,这种从材料的质地上显现出的自然的色彩美是材料最本质的美,它神秘、亘古辽远,融合着人心的自然,使人感到此中有生命的传递感。
   “现代雕塑”这个词出现较晚,但是,作为现代雕塑主导思想的现代意识却从布朗库西就已经有了完整的体系和大量的作品例证。布朗库西的艺术,想方设法表现材料的本质美,他所完工的青铜和大理石作品,达到历史上罕见的完美程度。他的作品《鱼》,利用有纹大理石凿成单纯的近似椭圆的造型,使纹理的色彩充分地发挥作用去丰富整体效果,让人感受到海洋生物及海洋世界的神奇。另外,他的《空中之鸟》《波甘妮小姐》和《奇迹》等,都是充分利用自然色彩的力作。
    在利用各种金属的色彩上也有许多雕塑家创作出了大量优秀作品。罗马尼亚的凯米尼是一位最富有个性的雕塑家,他利用各种颜色的金属下脚料,如铜、铁、锌、铝等,把这些下脚料切成不同的形状,有小方块,筒状或者长条等,再把它们焊接起来,创造了些神奇想象的浮雕形式。
    其色彩效果是通过材料的选择和用焊接吹管强烈的火焰进行多变的加工而产生的,这在最后的效果方面是特别重要的。欧美许多雕塑家都曾利用材料的自然色彩进行创作。罗斯扎克利用紫铜青铜和铁的自然色彩表现奇异的机器人从墙壁中浮现消失,使人联想起神奇的变形过程。佩夫斯奈利用焦黄铜片、青铜、氧化黄铜,玻璃等自然色彩的组合也创作了大量传世作品。
    卡谢拉的《美少年纳西塞斯》就用黑色比利时大理石和其他颜色的石料综合而成的雕塑作品。加波用烧黑的铝、金线、青铜进行创作可以说几乎每一位雕塑家在选择雕塑材料的同时,对自然色彩都有所追求,材料的自然色彩在现代雕塑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它是现代雕塑的一个重要特征。
    二、人工的色彩
    现代雕塑家们在对雕塑色彩效果的追求中,直接把各种颜色的涂料利用在雕塑上,涂料在雕塑上的使用改变了雕塑材料自身的性质,使得雕塑材料退缩成为无属性的填充实体,材料的概念变得模糊而居从属地位,从而,造型的个性更加鲜明。另外,雕塑的软、硬轻、重感觉可以由雕塑家任意支配,雕塑作品有了最大限度地满足现代人心理和与环境吻合的可能性。这种利用涂料对材质的再创造给雕塑增添了神秘感,同时,也强调了人为的力量和人类对自然的征服能力。
    考尔德在三、四十年代发明了“活动雕塑”这种雕塑用各种颜色的金属片或金属丝制成,在惯性的作用下,每个金属片都在闪动,都在变换位置,好像一个个花瓣,随风飘拂,漫天飞舞,使人产生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这些雕塑的造型因素和活动特性当然是产生愉快效果的原因,但其中色彩的作用也是一个不可估量的因素之一。他擅长用强烈的红、黄、蓝等色彩,在同一块金属的两面涂上不同的颜色,使整个雕塑上的每一块金属片都随惯性的作用,不停地转动时,变幻着的构图和色彩,使人产生悠远的思索和想象
    安东尼·卡罗曾说:我宁愿用确实叫不出名字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做雕塑。所以,他把大部分工字钢钢皮、金属丝、布之类的作品涂成单一的统一色调并有意选用模糊的色彩,使人无法断定作品的轻重。在卡罗的手里,坚硬的材料在感觉上变得惊人地柔软。
    在色彩的作用下,他完成了改变材料视觉效果的使命戴维·史密斯总是坚信使用色彩的效力,把色彩当成雕塑的一个组成部分。他用大块钢材创作了一系列不同的构图,并把这些构图涂上色调不同的彩色和画上白色线条,由于色彩和线条的不同,使基本形式大同小异的立方体系列连作,其艺术效果完全不同,使每个立方体的构图都有了生命。菲利普·金常在玻璃钢和塑料上用各种鲜艳的色彩来强调形状的运动,使本来静止的物体具有活动感,这也是本世纪中叶,欧洲青年雕塑家们的相同之处,其中的含义很有兴趣塑料是人造的,可以使它具有任何性质,它可以染成任何颜色,它与强调“材料的真实性”时代的木头和石头不大相同,也不带有工字钢、钢片那种工业味。它意味着一种文化,一种其中一切都可随意使用的文化,一种只是与展览活动相联系而不与永恒事物相联系的文化。
    欧美一些现代雕塑家们对色彩的使用方法很多马里尼创作的一些丰满的形象,在头部带有质感的表面上,使用了原始的面貌造型,并把颜料填在凿孔里以增加色彩和质感的变化,在他的几何块面系列作品中,色彩往往是最突出的特征:巴特勒在创作进入崭新阶段的时候创作了一组青铜女人体,而且准确地涂上色彩,看上去竟然酷似人体的皮肤和头发:张伯伦运用一些带有强烈的搪瓷彩色表面的汽车体废品,创造出被认为是美丽的抽象装配作品;孔萨格拉为了打破古时把雕塑放中间当成图腾的概念,把板式或金属的结构弄上疤痕、烧灼、焊接以及例接,创造一个两度平面式的雕塑风景来,然后,在上面涂上坚固的红兰、白等色彩,艺术家认为这些色彩对这些形状来说是最自然不过的了。
    现代雕塑的色彩观念,显然是受到当时美国色彩派画家们,主要还是受画家纽曼和凯利等人摘的雕塑探索的影响,事实说明这一探索是成功的。色彩在雕塑中的作用,一点也不减于在绘画中的作用,它已作为雕塑的一个组成部分而立于雕塑领域,在雕塑中找到了应有的地位。
    三、利用有色灯光的色彩
    现代雕塑色彩及利用色彩的方式是丰富多彩的除了利用材料的自然色彩和人造涂料色彩以外,还有利用各种彩灯色彩进行创作的雕塑作品。这些作品盛行在60年代,由于受灯光限制,这类作品大多在室内创作或是属于室内的。其代表人物有美国的克里扎、利波尔的,德国的尼古拉·舍费尔等。
    克里扎善于把人们在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当作雕塑题材。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里,霓虹灯广告比比皆是,因此克里扎喜欢用霓虹灯作为题材。他用红、棕红、橘红、绿、蓝等色彩的霓虹灯管,构成一个像“8”字形的排列构图。共有六根霓虹灯管每根灯管涂上两种颜色一,右边是红色、棕红色、橘红色,左边是绿色、蓝色,色彩对比强烈,光彩鲜明耀眼。这种作品主要是借助于光和氛而构成的,再加上定时断联器,制造霓虹灯效果,以新奇,精致和巧妙而取胜。
    60年代,在欧洲出现一种光派艺术,光派艺术是利用电灯光,主要是利用各种霓虹灯光制造幻觉效果舍费乐的《计时器》就是借助于霓虹灯的作用给人
    迷人的色彩享受的雕塑作品,它是在四根铝架上和横条上安装着无数个大小不同的圆形铝板而组成的活动雕塑,圆形铝板的排列顺序千变万化,在电机的作用下,明亮的圆形铝板不断地转动着,在五颜六色的光照影响下,互相反射,产生不同的艺术效果,观众很难看清有多少像镜子那样反光的圆形铝板在转动,它们造成的视觉印象变幻无穷,观众看了头晕目眩。这种光派艺术和活动艺术相结合的作品,是在美国雕塑家考尔德于30年代创作的活动雕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另外一位美国雕塑家利波尔德在60年代创造了系列给人深刻印象的建筑雕塑结构。这些结构将极度磨光的金质丝线和金属饰板,十分复杂地组合在起,特别在人工照明的情况下,其辉煌的表面随着彩虹般的照明闪烁发光。
    四、利用反射物体获取自然环境丰富的色彩
这是在现代雕塑中与前面三种并存的另外一种类型的利用色彩的雕塑形式,反射物体多是极度磨光的金属和玻璃等,金属的这种磨光并不是传统的稍加打磨以表现金属的材质美,而把它处理成镜子一般的反射物以衬印出对面环境的自然色彩。
    在日本北海道天盐郡丰富町自然公园里有一座《宇宙空间》的不锈钢雕塑,它是一个两边凸起的棱形,正面被打磨的如同镜子一般明亮,里面尽收对面的蓝天、白云和丛林的互相渗透的融合体,由于云块的演变,画面变化着一幅幅的抽象画,色彩极其丰富、耀眼。瑞士雕塑家马克斯·比尔在整个的创作生涯中直都在探求色彩的无限变幻,他把亮闪闪轻薄的铜板做成各种造型,然后在光的作用下使周围环境色彩争相衬映在作品中,使静止的雕塑产生奇妙的动感。
    总之,现代雕塑的色彩使雕塑艺术充溢着在一种新的精神上,本着对过去的怀疑和重新审视的想象,这种想象的产生又是与人类自身发展矛盾的统一,从而,产生了现代雕塑无限的张力。